您的位置: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 > ca88手机版登录 > 沪台同展董其昌,吴湖帆特别展览会第二期明日

沪台同展董其昌,吴湖帆特别展览会第二期明日

2019-06-22 04:54

  上博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相邻书法馆特增设的《烟江叠嶂图卷》与台北故宫“妙合神离——董其昌书画特展”中的《烟江叠嶂图》恰为存世的不同两本,为著名“双胞案”之一。

图片 1

书画收藏是吴氏家族的传统。吴大澂的祖父吴经堃就爱好书画,尤其偏嗜董其昌。然而太平天国运动席卷江南,吴大澂带着家人到上海避难,藏品没有来得及全部带走,吴家所藏书画因此蒙受了惨重的损失。

  上 海台北两地近期各有一场书画大展引发海内外关注,台北是台北故宫今年1月9日推出的“妙合神离——董其昌书画特展” ,上海则是上博去年底开始推出的 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。 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昨天在上博换展现场发现,1月28日开始对外正式展出的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第二期将展出五件董其昌书画作 品,加上书法馆展出的董其昌作品,共有七件董其昌书画,董其昌书画成为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第二期当之无愧的最大亮点,也凸显了吴湖帆对董其昌书画的深 厚鉴定与收藏渊源。

董其昌《烟江叠嶂图》在上海博物馆展出。蒋迪雯 摄

在吴大澂收藏的书画中,唯一一件为吴家祖上旧藏者,是王翚的《春江晓别图》,后来传到了吴湖帆手中。

图片 2董其昌《烟江叠嶂图》

两岸博物馆同时展一张画?

吴湖帆曾撰《吴氏书画记》,记录自己在书画上的题跋,第二册“魏唐五代宋金”前有卷首,著录3件作品,第一件就是《春江晓别图》。

  “吴 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第一期于1月24日结束,第二期时间为2016年1月28日至3月13日。颇有意味的是,在上海博物馆吴湖帆特展相邻的书法馆特意增设 的《烟江叠嶂图卷》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在展的“妙合神离——董其昌书画特展”中展出的《烟江叠嶂图》恰为存世的不同两本,早在1990年代就引起过孰真孰伪 的争议,是画史著名“双胞案”之一。

台北故宫博物院今年1月9日推出“妙合神离——董其昌书画特展”,其中一张《烟江叠嶂图》,是董其昌的代表作之一。

虽然家藏书画在太平天国运动期间散佚不少,但吴大澂在上海的时候也没闲着。同样到上海避难的江南收藏家不少,吴大澂正好可以与他们多多交流。

  上博共展示董其昌精品书画7件

同样的画在上海博物馆也有一幅。上海博物馆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于1月25日—27日进行30余件作品的更换,为1月28日至3月13日的第二期展览做准备。这张《烟江叠嶂图》也于昨日起在书法馆中配套展出,因为这幅画正好是吴湖帆外公的收藏。

图片 3

  第 二期中展出董其昌书画精品、代表作共计5件,分别是《北山荷锄图》轴、《画禅室小景图》册、《行书苏轼重九词》轴、《山水图扇》、《秋兴八景图》册。其中 《画禅室小景图》册为“梅景书屋所藏董画第一”,前面有着董其昌画像的《秋兴八景图》册则为享誉画史的董氏传世代表作。

由此,两幅《烟江叠嶂图》在海峡两岸同时亮相。

▲ 图为清人绘吴云画像

图片 4董其昌《北山荷锄图轴》

其中一幅必是仿品

吴大澂在上海结识的好友之一为金石学家吴云。当时,吴云所藏金石书画富甲吴门,除青铜器之外,仅秦汉魏晋古印就达千余方。

  为配合本次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,上海博物馆书法馆特意增加董其昌《烟江叠嶂图卷》,加上原陈列的董其昌《行书寄陈继儒诗》卷也因吴湖帆为钱镜塘题跋鉴定之物,亦保留。故书法馆计2件董其昌书画作品。

董其昌为明代著名书画家,松江华亭(今上海松江)人,擅书画、精鉴赏。《烟江叠嶂图》作于万历三十二年(1604),为其兼容参合古代各家笔 意、个人书风形成早期的典型书作。《烟江叠嶂图》存世有两本,一本藏于上海博物馆,一本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,是画史著名“双胞案”之一。台北故宫此次举办 的董其昌书画特展承接此前的“明四家”特展,从300件馆藏董其昌相关作品中,挑选有代表性的63件书画作品与重要鉴藏品展出,其中就包括这幅《烟江叠嶂图》。

据吴大澂《辛酉日记》记载,在上海,仅咸丰十一年(1861)三至七月间,他就经眼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历代书画二百余件。

图片 5董其昌画像与其《秋兴八景》册页

两幅《烟江叠嶂图》到底谁真谁假,还是同时为真?上海博物馆研究员、古书画鉴定家钟银兰曾在上世纪90年代发表过 《董其昌〈烟江叠嶂图〉两本辨伪》的论文,对两张画的原作认真比对过,对台北本提出质疑。

此次展出的吴氏祖孙鉴藏书画32件,就有2件是吴大澂在上海经眼的。

  《秋兴八景图》共八开,曾为庞虚斋所收藏,所写为作者泛舟吴门、京口途中所见景色。图中峻拔的山头,沉重的石块,深邃的溪谷,弥漫的烟雾,各尽其态。既有草木葱茂、风雨迷蒙的江南丘陵特点,又有沙汀芦荻、远岫横亘的水乡情调,亦有江天楼阁、彩舟竞发的江上景色。

两幅画有什么区别?上海博物馆所藏图卷为绢本水墨画,纵30。5cm,横156。4cm。台北故宫藏本也是绢本水墨画,纵30。7cm,横 141。4cm,构图和诗、跋与上本相同,而自跋的行次和钤印与上本有差异。两本都曾经过著名收藏家的收藏鉴赏。历史上尽管也有画家创作两幅同名、类似作 品的情况,不过,钟银兰在论文中指出,上本和台本比较下来过于相似,不仅画面布局、题跋、署款一致,甚至树木和石头的疏密、位置、角度都一模一样,包括题 跋中字的笔画、间距都完全相符。董其昌是位学养渊博的文人书画家,他不可能刻意绘制两幅一模一样的作品,其中一幅必定是对另一幅的复写仿制。通过对两本的 笔墨进行比较,她认为,上博本自然流畅,能够体现出董其昌用笔用墨的特色,而台本尽管形质相似,但笔力滞弱,用墨乏神,应是临摹之作。

其一为南宋理学家魏了翁的《文向帖》,又称《魏文靖手札真迹卷》

  吴湖帆题董其昌《北山荷锄图》轴有“审其笔势,在七十岁以前所作无疑义”等语。

尽管目前学术上尚未明确认定上博本一定真,台北故宫本一定假,两件画都有拥护者,但两幅作品同时为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副主任凌利中指出,“此次特意将《烟江叠嶂图》拿出来展览,是为了增强展览的学术联动性,提供同时观摩的机会。”

书法的内容可分为前后两个部分,前段叙述了南宋李全于山东拥兵自重,意图谋反,朝廷平叛负担沉重,但群臣不去思考对敌良策,反而相互埋怨、倾轧。后段文字则流露出魏了翁本人光明磊落,不畏强权,淡泊名利的品质。

图片 6董其昌山水扇面

展览联动带来更好观赏效果

图片 7

  董其昌《山水图扇》则有吴湖帆“董文敏画扇第一”的跋语。

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中国大陆的许多书画鉴定在中国台湾是看不到的,尤其像吴湖帆的书画鉴定意见散见于各处,许多他早已做出的成果并不为人所 知,给古书画研究带来了很大的不利因素。此次上博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更换展品时,还特地把吴湖帆鉴定手稿中董其昌《小中见大图》册的鉴定意见打开来, 这幅正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的作品,吴湖帆认为非其亲笔,是王时敏的缩临。同时,把《烟江叠嶂图》放在书法馆中配套展出,因为这幅画正好是吴湖帆外公沈树 镛旧藏。“我们会把最好的董其昌藏品拿出来,对吴湖帆学术观点进行梳理,也跟台北故宫呼应,两张画同时展出也是千载难逢。”凌利中说。

▲ 魏了翁《文向帖》局部,全卷纵28.4厘米,横161.6厘米,上海博物馆藏

  董 其昌(1555—1636)是明代书画家,字玄宰,号思白,又号香光居士,华亭(今上海松江)人,“华亭派”的主要代表,提出书画南北宗思想,对后世影响 深远。明万历十六年(1588年)进士,官至礼部尚书,卒谥文敏。著有《画禅室随笔》《容台文集》等,刻有《戏鸿堂帖》。

两幅画一起展出,会不会引起争议?凌利中介绍,在书法馆中将《烟江叠嶂图》画幅完整呈现,这是一种友好的馆际之间的联动,也是上博特展的创举。 “对董其昌作品感兴趣的人,去台北故宫看过展览后,一定会想来上海再看看这件作品,我们也欢迎大家带着问题和研究一起来交流讨论。”

其二为恽寿平等人绘画、题咏的《楝亭图咏》卷,楝亭为《红楼梦》作者曹雪芹祖父曹寅的别号,曹寅为了纪念其父曹玺,遍邀好友绘图、题咏,汇集而成《楝亭图咏》卷,现存画十帧、题跋四十五家,吴大澂曾借看、临摹数次。

  沪台同展董其昌《烟江叠嶂图》“双胞案”

其实在“吴湖帆鉴藏特展”上半场中,也有一件与台北故宫的“联动展品”,那就是郎世宁的《聚瑞图》。这幅画在台北故宫有一幅“孪生姊妹”,此前在两岸故宫推出的“郎世宁来华三百年特展”中亮相。但两幅画同中有异,创作年代也不同,均为真迹。而不少观众注意到,苏州博物馆“仇英特展”中,12件来自上博的作品里,6件与吴湖帆收藏和鉴定息息相关,恰好可以与“吴湖帆鉴藏特展”联看。凌利中表示,之前的联动是无意“撞上的”,不过这让大家尝到了甜头,也给公众带来更好的观赏效果。此次吴湖帆鉴藏特展下半场中,王榖祥的《群英图卷》也将与苏博的“绝妙好辞——新春楹联展”中潘静淑、吴湖帆《临王榖祥群英图》进行联动。

图片 8

图片 9董其昌《烟江叠嶂图》后的吴湖帆外祖父沈树镛题跋

▲《楝亭图咏》局部

  对 于台北故宫的董其昌大展展出台版董其昌《烟江叠嶂图卷》,上海博物馆书画部副主任凌利中对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介绍,明董其昌《烟 江叠嶂图》卷存世有两本,皆为水墨绢本。“台本”是高士奇旧藏本,“上海博物馆本”为吴湖帆外公沈树镛旧藏,后有沈的题跋。古书画鉴定家钟银兰曾在上世纪 90年代发表过《董其昌〈烟江叠嶂图〉两本辨伪》的论文,比较两本原作,从笔法、线条、用墨等多角度辨析,对台北本提出质疑。

展览中展出的元人朱玉绘《揭钵图》也十分有趣。

  据 钟银兰在其论文中介绍,“台版”董其昌《烟江叠嶂图》为清初高士奇故物,后幅有高氏三次题记,并钤有“江村秘玩”、“花原草堂”印,清乾隆时入内府,画幅 上有乾隆八玺和“嘉庆御览之宝”等印。《江村书画目》、《石渠宝笈续编》等录。“上本”为清咸丰间沈树镛收藏,后幅有沈树镛题跋,钤有“宝董室珍藏印”、 “树镛审定”印,“通州李韻湖藏”朱文长方印、“庞莱臣珍赏印”、“虚斋审定”等印。

画面反映的是佛经《宝积经》里的故事:鬼子母暴虐成性,杀人子女为食,世尊遂将鬼子母的幼子关在一个琉璃钵中;鬼子母率众妖魔试图揭钵救子,试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成功;最终,鬼子母悔过了,发誓永不杀人,她的孩子方才从钵里出来。

  她 在论文中认为,从“上本”和“台本”的比较中,使人感到奇怪的是两本画面不仅画面布局和诗跋、署款年、月相同,而且树木山石的疏密、位置、角度亦完全一 致,特别是董其昌的题跋,除内容相同外,字的结构大小、笔画的长短高低,行间分布距离亦一模一样。董其昌是位学养渊博的著名书画家,因此他自己的创作,绝 不会将二副作品刻意去画得一模一样,因此“台本”和“上本”不可能两本皆真,其中必有一真一伪。

图片 10

  钟银兰通过对比“上本”和“台本”在绘画、书法的线条和用墨方面差别,认为“上本”与董其昌传世真迹的笔法性格完全一致,而“台本”的董书题跋,“尽管在形质上很相似,但笔力滞弱,运笔迟钝,横画笔姿平板;掠之长撇,软弱无力,特别是捺笔,生硬不自然,没有骨力。”

▲ 朱玉《揭钵图》局部,全卷纵27.7厘米横111.4厘米,浙江省博物馆藏

  凌 利中认为, “上博卷是董其昌自题《烟江叠嶂图》,绢本水墨,作于万历三十二年(1604),时年五十岁,十年后六十岁再题。是卷笔致蕴藉、线条腴润,为其处于兼容参 合古代各家笔意、个人书风形成早期的典型书作,与北京故宫题陆机《平复帖》(五十岁)等一致,和台北故宫《临钟王帖》册(五十四岁)稍相先后。”

卷后除明人顾潜、张寰、文彭题跋外,还有咸丰九年(1859)己未夏六月的吴大澂题记。

  凌利中介绍,此次是为了配合举办中的’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’、台北故宫博物院’妙合神离——董其昌书画特展’,满足业内外观众的研究比对需要,特将本幅画幅完整呈现。两岸同展,学术联动,“尤其两张画同时展出或算是千载难逢。”

而在“传承篇”里,我们曾经提到,吴大澂原名吴大淳,同治帝登基后,为避皇帝讳改名为吴大澂。在《揭钵图》后,吴氏的题跋署名就是“止敬室学子吴大淳敬识”,钤“大淳之印”。可以因此推断,此图为吴大澂改名之前经眼的书画作品,十分罕见。

  特展新增钱选《山居图》、弘仁《平冈秋林》卷等

图片 11

图片 12元代钱选《山居图》

▲《揭钵图》后的吴大淳题跋

  “吴 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第二期还将新增加作品多件。它们是明王穀祥《群英图》卷,以及替换五代董源《夏山图》卷的元钱选《浮玉山居图》卷,此外,尚有明代仇英 的《访梅图》,明代手札、清代弘仁(渐江)的《平冈秋林》山水长卷、王石谷的山水画。其中,弘仁的《平冈秋林》山水长卷系首次公开展出,董卷因年代久远, 不适合展出时间过长,钱氏作品亦属许久未露面的上博镇馆之宝之一,为吴湖帆书画鉴藏生涯中的重器名品。据其日记载,吴湖帆于1933年于庞莱臣处得以观摩 此画,以及董其昌《秋兴八景图》册(本展)、米芾《向太后挽词》册(现藏故宫)等十余件精品。

吴湖帆继承的吴大澂旧藏书画数十件,大多也已流散。但吴湖帆自己在书画鉴藏领域的成就大大超过了吴大澂,因此在书画这一方面,梅景书屋的收藏也呈后来居上之势。

  王 穀祥《群英图》卷则为吴湖帆夫人潘静淑生前“绝笔”绘画作品的临摹母本。潘静淑、吴湖帆《临王穀祥群英图》卷正可参见苏州博物馆举办中的“绝妙好辞”特 展,以期加强联动。据介绍,《群英图》卷原系吴湖帆弟子徐邦达藏品。1938年,值吴湖帆妻潘静淑习作花卉,徐氏携至,夫人见而爱之,遂归梅景书屋。 1939年春,潘夫人始摹写是卷,曾对吴湖帆言“卷至长,恐无力尽其能事”,一语成谶,夫人临摹至“红芙蕖”一段而逝。吴忍痛续完,称“此静淑绝笔也” (苏州博物馆藏)。并感念弟子尊师情谊,亦免睹物伤怀,遂重归徐氏。

与吴湖帆书画鉴藏成就有关的展览,前有2014年在澳门举办的“梅景秘色——故宫、上博珍藏吴湖帆书画鉴赏精品展”,后有上海博物馆的2015—2016年跨年展“吴湖帆书画鉴藏特展”

  呈现吴湖帆全方位的鉴定方法与贡献

这两次展览,规模很大,也取得了很好的社会影响。

图片 13董其昌册页

因此,“梅景传家”将书画展品的重点放在吴氏一门捐赠苏博的书画上。除吴湖帆亲自捐赠的明沈贞《秋林观瀑图》、王宠《春山图》轴及清《七十二状元扇册》外,还展出了吴湖帆女婿吴纪群、女儿吴思欧夫妇的捐赠,如唐写本《金光明最胜王经》、明米万钟《红杏双燕图》、明邵弥《梅花卷》等。

  吴 湖帆在传统鉴定方法向现代鉴定方法转变过程具有奠基意义,在上半场中未涉及的吴氏鉴定法将在第二期予以深入展开。比如第二期展品之一——王翚《仿巨然夏山 烟雨图》卷,卷后的吴氏题跋中,将王翚一生画风分为五个时期,“故石谷(王翚)画当以四十至五十为极诣。五十至六十自具面目。六十至七十渐落俗套,每失韵 致。七十至八十有衰颓气。八十以外又复变化入神,用笔如万岁枯藤,苍辣兼具,有空前绝后之妙。后人之诋諆石谷者,盖多见其六十以后八十以前作也。”对某一 位古代画家一生的风格进行分期,是吴氏最重要的鉴定贡献与方法之一。基于梳理风格演变作为比较判断的依据,第二期展品王翚《早年山水图》轴即是其将上述些 理论成果运用于实际鉴定的实物佐证。可以说,此次特展,每一块说明牌都围绕一个或有关收藏,或有关学术的故事。

图片 14

  在吴湖帆鉴定手稿《烛奸录》部分,第二期将展出其过目董氏书画的鉴定意见。其中包括对现正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“妙合神离——董其昌书画特展”中的名品 ——董其昌《小中现大图》册的真伪鉴定意见,“非董其昌亲笔,应为王时敏缩临”等,也呈现了吴氏对于董其昌书画的收藏与鉴定成就。

▲ 唐写本《金光明最胜王经》局部,全卷纵26.5厘米,横630.5厘米

  来源:澎湃新闻

还有几件展品,体现的则是吴湖帆、潘静淑夫妇的伉俪情深。

本次展览借展故宫博物院藏南宋葛长庚《草书足轩铭》卷,是潘静淑四十岁生日时,潘静淑的继母祁太夫人给潘静淑的礼物。卷上有吴湖帆、潘静淑夫妇题记。

图片 15

▲ 葛长庚《草书足轩铭》卷局部,卷后有吴湖帆、潘静淑夫妇题记

另一件展品《群英图》更是见证了吴、潘夫妇之间深厚的感情。《群英图》为明代王榖祥作品,图绘牡丹、玉兰、荷、菊、水仙、梅等折枝花卉,婀娜多姿,生意盎然。

图片 16

▲ 王榖祥《群英图》局部,全卷纵28.9厘米横622.4厘米,上海博物馆藏

民国时期,此卷是徐邦达的藏品。吴湖帆为了让夫人潘静淑学习丹青,特意向徐邦达借来此画,用作“绘画教材”。没想到,潘静淑临摹此画,尚未完成,便突发急病去世,享年48岁。

图片 17

▲ 潘静淑、吴湖帆临摹《群英图》局部。潘静淑摹至荷花处,突然一病不起,溘然长逝,吴湖帆在画作中间对此事有记述

吴湖帆悲痛之余,将亡妻未完成的《群英图》补绘完成,又恐以后“见物伤怀”,便将此图归还给徐邦达。在王榖祥原作卷末,有一段吴湖帆的题跋,记载了这个凄美的故事。

图片 18

本文由ca88手机版会员登录发布于ca88手机版登录,转载请注明出处:沪台同展董其昌,吴湖帆特别展览会第二期明日

关键词: